消费金融行业迎来变革 马上金融中台战略加速落

 新闻资讯     |      2020-01-01 23:54

2019年,以中台战略为核心的组织变革浪潮席卷了整个互联网,而这一核心能力的构建也为行业带来了成长。近日,马上消费金融(下称“马上金融”)宣布,截至目前,马上金融累计放款已超2900亿元,注册用户数超过8000万。在风险指标上,不良率连续17个月下降。

数字背后离不开数据中台的支撑。尤其是在强监管、去杠杆的市场环境下,消费金融市场将进入比拼核心竞争力的时代。未来,马上金融将加强数据中台的建设,提升用户响应速度,持续赋能企业实现高质量发展。

在马上金融创始人兼CEO赵国庆看来,金融科技发展的目标,是实现科技自主,并通过自主产权的技术,不断降低运营成本、风险成本,不断催生出体验更佳的金融产品与服务,并实现从金融的普惠到惠普的转变。

2019年,中台这一概念在国内大热。不仅掀起行业内对其定义的百家争鸣,还引发了全民搜索热潮。公开数据显示,5月以来,中台的百度搜索量日均值已达到719次,搜索指数最高达到1667。

什么是“数据中台”?指的是在一些系统中,经验和能力的集成和共享,常见于网站架构、金融系统。形象的说,数据中台是与前台、后台相对而言的。前台要快速响应前端用户的需求,贵在快速创新迭代,而后台重视稳健;二者就像两个不同转速的齿轮。

不可忽视的是,随着企业规模的扩大及业务的日渐多元化,前台与后台的速率匹配失衡也会日益明显,导致各种各样的“大企业病”。此时,数据中台架构应运而生。

事实上,这个最早由阿里在2手机硅胶套015年提出的“大中台,小前台”战略中延伸出来的概念,灵感来源于一家芬兰的小游戏公司。

恰恰是这家小公司,开创了中台的“玩法”。对于这种多项目并行,各项目相对独立,但业务需求所需要的支持类似的公司,“中台”就有存在的价值。

据马上金融数据中台负责人介绍,马上金融有着超过8000万的注册用户,其业务是小额分散的。而且,马上金融不仅有自有渠道产品、合作方渠道产品,还有自有渠道和合作方联合打造的产品,众多的业务线背后,各金融产品内部业务逻辑十分复杂。

该负责人进一步称,与此同时,数据需求差异显著,数据实时加工、离线加工、异构数据交换、数据推送服务、可视化数据报表、数据服务接口、人工智能支持等多样化的需求,对数据开发提出了不同要求。更重要的是,作为持牌机构,马上金融对数据实时性、准确性、一致性、安全性等要求都非常高。这些都促使马上金融自建数据中台,强化中台能力。

有分析人士指出,互联网消费金融粗放发展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依靠外部导流+高利率覆盖高成本的市场驱动型企业90%都会死掉。只有具有自主场景和独立获客能力,并不断通过核心技术降低运营成本的“技术驱动型”公司,才能活下来并活得好。

对于金融机构而言,金融科技要能在风控可控且价格相对较低的情况下,为之提供赋能,才有机会合作。不过,目前一些传统的金融机构面临成本高、门槛高,而效能可能不高的共同痛点。因此要求企业的系统架构要足够灵活可靠,能够迅速调整、快速迭代。

以马上金融为例,2017年,马上金融开始探索自建数据中台之路。值得一提的是,数据中台架构主要由基于自建金融云搭建的底层基础设施、数据中台的多个子平台及服务的上层业务前台子系统组成。

其中,数据中台技术子平台包括一站式数据开发平台、算法模型平台、数据资产管理平台、数据应用管理平台等。

具体而言,数据开发平台可为业务部门提供可视化、自助式、一站式的数据接入、查看、开发、数据管理等服务,其效率是传统数据开发模式的数倍;算法模型平台服务于贷前审批、反欺诈、金融风控等业务,减少数据重复存储;数据资产管理平台用于可视化的管理公司的数据资产,帮助企业智能化的数据决策;数据应用管理平台由数据标签管理、数据引擎管理、数据服务管理等模块组成,可提升开发效率。

首先,中台团队离业务远,在判断需求时不够准确;其次,更大的问题在于,中台团队的价值在于整合需求,但是在对业务不够了解的情况下,倘若与多个前台业务的需求发生冲突,需要反复沟通,徒增成本。

对此,马上金融数据中台负责人回应称,数据中台的建设应该是业务场景驱动的,关键在于从业务方面梳理有价值的场景。数据中台的建设应该遵循2/8原则,即首先建设20%业务痛点的中台功能,80%的业务需求就会迎刃而解。

正是在数据中台的支持下,马上金融近年来业务实现高质量发展,风险指标持续下降,核心竞争力不断提升。据统计,马上金融目前累计申请专利数量已超过220项,自研核心系统数量已超过700个,已经实现了自营模式向开放平台+金融云模式升级。

赵国庆表示,科技成果能否落地转化,赋能行业、实体经济、社会与民生等,是检验企业科技能力的要素。

中国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认为,逐渐加剧的竞争将助推持牌消费金融公司加速破局,探索行业发展的新路径。

2019年,消费金融行业发生了巨大变化,可谓五味杂陈。在供给侧,各式各样的平台被清理了一大部分,非持牌机构面临洗牌。在需求侧,市场存量竞争激烈,加之多头借贷群体回归理性,行业增速放缓。

除了面临诸多不利外部因素,日趋激烈的市场,导致消费金融市场的压力与日俱增,如何才能在竞争潮起中立于不败之地成为行业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

“消费成为引领经济稳定增长的重要引擎,而消费金融则成为刺激消费、拉动内需、去库存、去产能、有效支持供给侧改革、助力实体经济发展的重要动力。”赵国庆认为,过去几年消费金融保持了高速的增长,但从国际比较来看,我国消费金融市场渗透率仍然较低,未来仍有很大增长空间。

公开数据显示,头部持牌消费金融公司的放款规模在1000亿元至2000千亿元,集中度非常低。消费金融是一个高速发展的市场,在供给明显不足的情况下,消费金融公司仍大有可为。

对于行业的变化,赵国庆指出,行业监管趋严,消费金融市场整体逐渐回归有序,整个社会征信体系更加完善。这些内外部因素都为消费金融发展提供了良好机遇。

通过科技的应用,马上金融的业务模式得到了创新。以“AI+场景+交易+信用”模式为例,目前该模式通过AI硬件,结合商场、酒店、停车场、景区等场景,可以实现刷脸支付,优化用户体验。

关于未来,根据规划,马上金融的科技布局为“两大聚焦领域+五大技术持续创新”,两大聚焦领域是金融科技、零售科技;五大技术持续创新包括:云平台、人工智能、大数据、区块链、生物识别。

在业界硅胶制品看来,适者生存、优胜劣汰,达尔文的进化论在消费金融行业的竞争中同样适用。下一阶段,“科技创新”成为消费金融企业的发展重点。此外,布局新业务、开展新的服务模式也是重中之重,以消费金融业务作为土壤,培育和孵化更多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