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文精神的产生

 新闻资讯     |      2019-11-14 00:02

在历史观中加入了人的因素,这就是人文精神的最初形态,也是中国人摆脱宗教观念、认识自己的第一步,更是我们哲学的最初形态。

每个古老文明在最初时期都经历过原始宗教观念的产生和演变,本民族的哲学在此基础上酝酿成形,中国也不例外。像其他文明一样,中国古代的原始宗教观念也经历了从万物有灵到图腾崇拜再到祖先崇拜的阶段,进而最终产生了最初形态的哲学。我们从这个过程中能够看到一条明显的线索:人文精神的产生与发展。

当人类产生了最初的自我意识的时候,他们就将自己和周围其他事物区分开来,但由于缺乏了解,所以对其他事物有很深的恐惧,这就自然产生了万物有灵的观念,通过神化这些事物来解释自然现象。随着氏族公社的出现,每个氏族都拥有自己的崇拜物,相信这个崇拜对象与自己氏族有血缘关系,这就是图腾崇拜。随着人对自然事物的了解不断加深,人控制自然、利用自然的能力也在加强,加之氏族所崇拜的图腾开始被拟人化,随后转入了祖先崇拜阶段。

随着人类从原始时代跨入奴隶制时代,出现了为维护奴隶主贵族统治而产生的国家机器,相应的原始的宗教观念也被加以改造成为维护奴隶主统治的意识形态。这一变化在中国主要体现在其形式和内容两个方面。在形式上,经过颛顼的“绝地天通”的宗教改革,使与神交流的权力垄断在了统治者手中。这就产生了新形式的意识形态——天命神权思想。在内容上,商代统治者提出了“上帝”的概念。他们认为自己之所以能取得统治地位是秉承了“上帝”的旨意。上帝的旨意一经确立就不会更改,所以他们的统治也不会被颠覆。就这样,经过了形式上和内容上的双重改造,原始宗教观念变成了一套为统治者服务的思想体系。

但是周灭商这一事件却改变了天命观念的内容。西周以一个小部落在很短的时间内以摧枯拉朽的形势灭亡了庞大的商王朝。这使得新上任的统治者开始反思天命观念。他们发现“上帝”有时会维护某个统治集团的统治,有时也会抛弃自己选定的统治集团,所以除此之外还应该有其他的因素影响朝代的更替。经过思考,他们发现这个因素就是“民心”,周公曾明确说“天视自我民视,天听自我民听”就是此意。

在历史观中加入了人的因素,尊重人的力量在推动历史发展过程中的影响,这就是人文精神的最初形态,从这时起,我们开始试着摆脱对神或祖先的依赖,开始展开自我认识与反思,自我批判与解放的历程,也就是这一转变,为哲学的发生提供了思想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