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经济放缓,投资人担忧美国经济或陷入“长

 新闻资讯     |      2019-11-09 12:39

近期,全球经济步入了进一步放缓时期。随着美联储8月开启十年来的第一轮降息,全球众多央行一窝蜂紧跟美联储的步伐,进行大手笔的降息货币政策,降低借贷成本,以刺激经济的发展,避免本国陷入“技术性衰退”。早期过于激进的结果,就是一旦后期遇到经济减退的情况,央行们可操作空间就很可能被大大压缩。

据媒体11月4日报道,美国的“平衡利率”中的好几个指标已经开始下滑,甚至已经在最近几个月从1%下滑至零利率附近。据悉,“平衡利率”指的是既不会刺激拉动经济也不会对经济有拖累作用的利率水平。处于“平衡利率”中的几个指标开始下滑,也意味着这几个指标开始转变成为拖累美国经济发展的存在。

据经济学者加文.戴维斯表示,全球投资人都在对美国经济可能陷入“长期停滞”而表示十分担忧。如今“平衡利率”跌势重启,甚至已经到达零点的临界值。若美国无法出台相应的措施,解决本国民间储蓄增加、投资支出下滑的问题,不仅可能会使得本国经济停滞,而且很可能会连累到发达国家的“平衡利率”由正转负,拖累其他发达国家的经济。

此外,据美国供应管理学会11月1日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美国制造业持续处于萎靡状态。10月份美国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为48.3,这意味着最能显示美国制造业健康的PMI指标已经连续三个月低于荣枯线50。

而美联储为了维持美国经济的稳定,就不得不持续继续实施相关的措施。为缓解美国市场购买美债导致的现金流短缺问题,促进投资,美联储9月起开启了大规模的印钞回购美债,同时将至少会延续至2020年第二季度,总计将向市场注入5400亿美元的资金。值得一提的是,美国还打算在第四季度,在信贷市场再借一笔,资金规模高达3520亿美元。

届时,美国市场会不会再次出现现金流短缺问题,我们拭目以待。此外,虽然市场根据美国的关键经济数据不佳的表现,对美联储降息预期仍然非常高。但是,美联储在10月降息时,已经暗示降息周期将告一段落。美联储主席鲍威尔也认为目前美联储实施的货币政策“有些宽松”。

而欧洲央行方面,随着11月1日其新任行长拉加德走马上任,德拉吉时代结束。但是其决策留下来的负0.5%的利率使得欧洲央行可采取降息的空间压缩到一个较低水平。即使降低负0.5%的利率,很难想象其中还有什么经济效益。德拉吉也承认,负利率能提供的经济刺激作用不如以往,经济的投资回报也将进一步下降。欧洲银行很可能短期不会再启动降息。

此外,另一个一直维持负利率的主要央行——日本央行似乎也已疲于耗用有限刺激措施,降息空间较小,因此在10月美联储引发的最新一轮降息中,按兵不动,只能依靠市场对央行会适时进一步货币宽松化,来提振经济的信赖,来发挥对市场的作用。

区别于其他央行早期跟风美联储,中国央行似乎更具有“自主性”,而且更立足于经济的基本面、根据本国经济的实际情况进行考量,因此降息等货币政策操作空间更足。据11月5日央行的发布公告,央行开启中期借贷便利(MLF)操作4000亿元人民币,期限为1年,中标利率为3.25%,同比下降5个基点。

降息利好消息一出,金融市场一片振奋。原本市场根据猪价、液化天然气(LNG)上涨等通胀指标抬头,预计央行降息的可能性较低。因此,虽然此次MLF利率只降息5个基点,实际上对银行实际资金成本影响有限,但充满着正面的信号,有力地提振了投资者信心,促进了中国经济的继续稳定增长。